您所在的位置:精品短篇 > 文章正文

千般婉转皆戏言 云羽尘缘浅

  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没有《青囊书》、没有明月心,只有他白衣翩跹,应声好。

  天刚蒙蒙亮,阁内的女子便已醒了,她行至窗边,微微羞赧地一笑,好像想到了她最爱的人一般。今日是她成婚的日子,想来定是欣喜与激动让她在清晨便已醒来。

  “云仙子,云仙子,该起床啦,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可不能偷懒噢!”

  听见这声清脆的声音,白云轩一下从遐想中回过神来,笑意盈盈地打开了门应道:“早醒啦!”

  红衣一袭怜娇软,梨靥双涡惜嫩香。

  半喜半嗔呼不出,如痴如醉拥难将。

  白云轩一身红衣,与她彼时爱穿的白衣不同,今日的她将要嫁给最爱的人,披上凤冠霞帔,桃花好,朱颜俏。

  一众人将白云轩拥簇至公子羽身前,白云轩红着脸低了头。公子羽似喜欢极了她这般害羞的模样,挑起一抹笑意:“为何不抬头看我,莫不是不想见我?”

  “妾......妾拟将身嫁与,风雪落满头,一生休。”白云轩终于抬头,满是幸福地望着公子羽。众人纷纷赞道“郎才女貌,不愧是‘云羽’,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公子羽恍若未闻这些话,眼中眸底都仅有白云轩一人。不等白云轩再做反应,公子羽一把将之抱起走入喜堂。

  佳偶天成拜玉堂,争看娇女配仙郎。

  白云轩也许一生都不会忘记这天,公子羽对着她说:“能娶到云仙子,是我公子羽此生最大的幸运。”白云轩羞红了脸,她不知道该谢谢谁将这个仿佛一直住在她梦境中的男人带到了她眼前,真真切切的眼前。她甚至不敢去试这一切是否是一场梦境,纵然是梦,那便让她一梦多年,沉醉不醒也好。

  推杯换盏间,星河渐渐挂上了天空,洞房花烛夜,白云轩低着头将衣角捏着揉了不知多少回,公子羽只是笑着看她,什么也不说。

  “公子......”白云轩终于忍不住打破了平静。公子羽看着她绯红的脸颊,不禁心中一动,伸手为白云轩轻轻理了理鬓角,问道:“夫人怎么了?”

  白云轩听见公子羽称自己为夫人,不禁脸红得更厉害了,支支吾吾地说:“夜......夜深了,公子可有倦乏?”

  公子羽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前半生所有的笑也不抵今日多,看着白云轩如此羞怯,就好像初次相遇从倭寇手中将她救下的时候,她娇怯地说:“谢谢公子。”那般模样,还是忍不住勾起嘴角:“我不倦,还能陪夫人再玩一夜呢。”

  “你......哼。”白云轩娇嗔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公子羽却毫不在意白云轩的小脾气,只问:“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躲在我身后差点哭出声,却还是强忍着没掉一滴泪。”

  “哼,我记得,我叫你公子,你便说我怎的知道你的名字,还说都是缘分,油嘴滑舌。”

  “噗,可夫人,我难道有骗你?”公子羽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握住了白云轩的手,白云轩望着公子羽,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又好像有一丝羞赧,公子羽看着她这般惹人怜爱的模样,不禁心头一动,低下头来,在白云轩的额头印下深深一吻。

  这一吻,白云轩好像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已经记不清过往,忘却一切只记得此刻的温存。

  白云轩仰头,将双手放在公子羽的肩上,紧紧地抱着公子羽,好像担心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公子羽像是为了让她安心一般,反而将白云轩抱得更紧。

  “公子......”白云轩忍不住轻声喊了公子羽的名字。公子羽终于轻轻吻住了白云轩的丹唇,白云轩深深地沉浸在这期待已久的一吻中,软软地倒在公子羽的怀里。

  星空下,繁华的人间灯火中,这一间烛火摇曳的屋内隐约传出一对璧人的私语。一阵恰到好处的轻风拂过,带走了最后一丝微弱的烛光,屋内的女子轻声喘息伴着沉沉暮色中的一声虫鸣渐渐模糊远去。

  “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鬓影动,回步玉尘蒙;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从,鸳鸯交颈舞,翡翠和欢笼;

  眉黛羞偏聚,朱唇暖更浓,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葱葱。”

  这一夜,好像过了数年。

  天亮了许久,白云轩依然沉沉睡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直至日上三竿,白云轩才微微睁了睁眼,伸手在自己身旁探索着什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原本双眼朦胧的她突然坐起,瞪大了双眼,仿佛四处搜寻着什么,辗转环顾四周几圈,才终于停下来,双眼呆呆地看着前方,好像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真的只是.....”白云轩喃喃到一半突然停下了,好像不愿面对和相信这样的事实。

  只是,一场梦境吗?

  白云轩突然抱紧了自己,双眸中无声地落下两行清泪,她低声呜咽着,恨不得自己就在梦中一醉不醒。朦胧中看见窗边被吹灭的蜡烛凝成的烛泪,突然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白云轩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梦中失落醒来的清晨,为了公子羽,她叛出师门,与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师尊反目成仇,天香谷上下对她都再无丝毫情面,可为了公子羽,她义无反顾。

  纵然明知是他欺骗了她,纵然明知在他心里的是另一个人,纵然被当场拒婚,白云轩却依然舍不得放弃。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是不明白呢?

  千般的不好,白云轩却只记得那年初次相见,公子羽淡淡对她说:“姑娘没事吧?我叫公子羽。”只记得公子羽助她解除天香谷危机,淡淡地说那句:“这样的美景,云仙子喜欢就好。”

  公子羽对她,始终是淡淡的,而白云轩的娇柔、羞赧、欲语还休,公子羽统统视而不见。

  千般婉转,皆是戏言罢了。

  “她受伤了,他一定很生气。他若生气起来,才不会管你们有何布局,就算刀山火海,也一定会来。”

  这番话说出口,会是怎样的心境,又有几人懂得呢?

  想每天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逍遥客栈官方网站:http://wuxia.qq.com/kz

  更多精彩活动资讯,请关注微博天刀OL逍遥客栈:http://weibo.com/xiaoyaokezhan

  本文由“逍遥客栈”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客栈招新考核群469415143(新)

  群号:276136598(未满),2群:118454640(未满),3群:484698625(未满)。4群:517937912(未满)。同人制作交流5群:611962448(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