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精品短篇 > 文章正文

天刀短篇小说《行岁未晚》

  除夕的晚上,新年将至,平民百姓都在筹备着春节之夜。

  合家之夜,团圆之夜。

  只有他没有筹备。,他是浪子,没有家,没有亲人。,他也没有朋友。在江湖中他是新一辈中最享有盛名的剑客,也是一名杀手。

  他对太白大弟子素怀景慕,遂自主取用了他的姓,单名一个“铭”字。

  人如其名。

  现在他在杭州。杭州今夜非常热闹,也许明天和后天会更加热闹。杭州的酒楼客人不断,因为这里做的月饼最是美味。

  为了买这里的月饼,很多客人从远地赶来。

  但独孤此行不为饱口腹之欲,他是来杀人的。

  杀一个在江湖中鼎鼎有名的人。在除夕之夜,酬金是五千两黄金,独孤曾自疑过能否杀掉此人,最终他决定一拼。

  五千两黄金,足够他成家立室,归隐田园,他厌倦江湖,厌倦杀人,但他为了生活,不得不杀。

  浪子是没有根的人,浪子的无奈如同秋天的落叶一样。

  独孤躺在床上,客店的床,又窄又硬,但他已经习惯了。漆黑的天空,有月,无星,独孤望着孤月,仿佛记起了以前的事。

  他是孤儿,他在舅父家长大,他舅父当他狗一般看待,打他骂他,用他发泄情绪,舅母让他做比丫鬟还多的事。他的愤怒终于爆发,连杀舅父家二十七人,从此,他便成了杀手。

  他没学过剑,他的剑法只有一招,也是最有用的一招,比什么都有用,快似闪电的一剑。

  他突然从床上弹起,他听见了细微的衣袂破风声。

  “谁!”独孤拔剑大喝。

  “你的伙伴。”屋顶的人道。

  “伙伴?”

  “没错,是侯爷的命令。”

  “哦?”

  “我知道你不相信。”

  “的确。”

  来人揭开一片瓦,从那里丢下一块令牌,道:“侯门刺杀令,你现在相信了吧。”

  独孤接这个任务的时候侯爷也给了他一块侯门刺杀令,他把令牌抛回,道:“你来干什么?”

  来人道:“我来这里是先跟你打声招呼,我的使命就是内应外合,我早已经潜伏在西门家了。”

  独孤道:“你叫什么?”

  来人似乎沉吟一下,道:“大年之夜你便知道。”

  来人远去,独孤重新躺回床上。

  夜深了……

  春节,清晨,街上人来人往,独孤坐在在酒铺,他已经喝了三坛酒,仍在喝,他似乎不会醉,似乎不知道早上不应该喝酒。——是不是他每次杀人之前都需要喝酒?

  就在他喝着第四坛酒的时候,街上忽然有女子叫起来。

  “走开!”那名美貌少女叫道。

  “嘿嘿,小姑娘,大叔带你回家。”满面虬髯的壮汉眯着眼睛笑道。

  “我爹爹是北冥剑,你再调戏我,我叫爹爹杀了你!”

  “北冥剑?我还南宫刀呢!”壮汉抓住少女玉臂。

  街上的人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是因为人的天性都是冷酷的?还是他们见怪不怪?

  独孤轻笑一声,有些轻蔑,有些悲戚。壮汉见无人理会,更加放肆,硬扯少女过去。

  “放开你的手。”独孤拎着酒坛子探头。

  壮汉怒目一瞪,道:“小子,你活腻了?”

  独孤仍是笑:“有点。”

  “那你是想死了?”

  “不想。”

  壮汉大怒,大喝一声扑上,重拳往独孤面上招呼,拳未到,拳风先到,这对付普通人已经绰绰有余。独孤的手没有动,脚却动了。他不仅剑快,腿也快,不但快,而且狠。一脚蹬在壮汉的命根子上,壮汉怪叫一声,少女高兴得手舞足蹈:“独孤大哥,你好厉害哦!”

  独孤微微一笑。

  “让开,让开!”几个青衣中年人簇拥着北冥剑和一名白衣秀士前来。

  “爹!”少女扑入北冥剑怀中。

  北冥剑轻抚少女的头,道:“都说了不要独自一人出来,被人欺负了吧。”

  少女开心道:“没有啊,这位独孤大哥好厉害,一脚就踢走了坏人。”

  北冥剑打量独孤一番,微笑着道:“兄弟,你是独孤若虚?”

  独孤道:“不敢,在下独孤铭。”

  白衣秀士道:“北冥兄,少年英雄难遇,何不请他回去喝一杯?”

  北冥剑道:“好,南宫兄提议好哇,独孤兄弟,你愿意跟老夫回去喝一杯吗?”

  独孤瞥了白衣秀士一眼,白衣秀士冲他笑笑。

  独孤心下疑惑,嘴上却道:“荣幸至极。”

  春节月下,三人共饮。

  北冥剑望着月亮道:“独孤兄弟,春节已至,听闻你是个浪子,不妨在此一起共渡春节良辰美景?”

  独孤饮下一杯美酒。

  北冥剑道:“南宫兄你怎样?”

  南宫刀道:“我的荣幸。”

  北冥剑大笑道:“就这样决定!干!”

  南宫刀道:“独孤兄弟人称江湖第一快剑,而北冥兄则是神州一剑,何不切磋切磋?”

  独孤道:“将来有机会的。”

  北冥剑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道:“没错,以后有机会的。”

  南宫刀哈哈一笑,道:“看来我没有眼福了。”

  夜,深夜,独孤躺在北冥家客房床上,却没有睡。

  南宫刀是不是侯爷派来的人?明天晚上如何行动?北冥剑是否该杀?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他。

  一阵敲门声。

  “谁?”

  “我。”

  独孤认出是南宫刀的声音,起床开了门,南宫刀走进来,关上门,道:“我知道你是来杀北冥剑的。”

  独孤微微一愕,道:“哦?”

  南宫刀冷冷地盯着独孤,道:“我劝你明晚最好别出手,否则,我一刀将你分为两片。”

  独孤道:“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南宫刃道:“侯爷要杀的人,丞相也要杀。”

  独孤等他说下去,南宫刀道:“北冥剑是义军领头之一,拿了他人头便可以到丞相那里论功行赏。”

  独孤道:“你倒也贪心。”

  南宫刀冷冷地道:“你杀他拿不拿钱。”

  独孤道:“拿。”

  南宫刀道:“你倒也贪心。”

  独孤道:“我不同。”

  南宫刀走了,独孤的头大了一倍,南宫刀不是侯爷的人,那么谁是呢?又一阵敲门声。

  “谁?”

  “独孤大哥,是我,雪儿啊。”

  独孤开门道:“这么晚了,西门小姐有什么事情?”雪儿嫣然一笑,道:“大哥,你明天晚上在我家过春节?”

  独孤点头,雪儿看他点头,有些羞怯的埋头跑了。

  天,圆月当空,无星。地,西门宅花园。人,北冥剑、南宫刀、独孤和北冥家的亲眷、仆人。

  月饼满桌子都是,各式各样的都有,还有美酒、佳肴。

  北冥剑大笑着对独孤道:“独孤兄弟,你不是说你没有家么?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

  独孤不明所以,道:“哦?”

  北冥剑道:“我女儿虽然任性,但不失姿色,你不会介意吧。”

  独孤筷上的饺子掉了,雪儿满面粉红,低垂着头,看上去更加娇丽。

  独孤道:“前辈,这……这……”

  北冥剑道:“你嫌弃?”

  独孤忙道:“不……”

  北冥剑道:“这样就决定了,哈哈哈哈!”

  南宫刀笑道:“恭喜独孤少侠。”

  话未说完,一名仆人竟不小心将酒倒在他身上,“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独孤仿佛在哪里听过这声音。

  “请随我来换衣。”两人来到下人房,仆人停了下来。仆人转身道:“独孤,今晚行动。”

  “钱我不要了。”

  仆人板起面,冷冷地道:“我要你死!”

  独孤的右手不由得握住了剑柄。

  仆人的右手缩进袖内,伸出来时已多了三支针。

  独孤一愣:“你……是唐门中人……”

  没想到竟潜伏在北冥家。

  “现在这个罪名标题醒目,主题鲜明,且一看就懂,方便实用,我们一直用它。”

  北冥剑与南宫刀在干酒时双目一对,南宫刀笑容僵住,北冥剑也是,在座的人都是。

  是杀气。

  刀光闪烁,刀已出。

  剑呢?

  北冥剑没有带剑在身,但还有一把剑,独孤的剑,南宫刀的刀刚劈出,独孤的剑已到。一剑穿喉。

  南宫刀的手便垂了下来,听到刀落地的“叮当”一声,北冥剑平复一下心情:“想不到,要杀我的竟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的泪已经隐约可见,独孤道:“还有你想不到的,下人房里有一个人的尸体,也是来杀你的。”

  北冥剑一下子懵了,道:“什么?”

  雪儿也抬头望着独孤。

  独孤平静地道:“我走了。”

  雪儿道:“你要去哪里?”

  独孤道:“不知道。”

  “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雪儿看着他背影,眼瞳中仿佛多了一些什么,独孤不看也知道那是什么。他停下,却摇摇头,“我不能够留下来,因为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雪儿紧盯住他,道:“你不能留下来我可以跟你离开。”

  独孤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谁都看不到他的眼,他的脸。

  大年初一。

  独孤走在通向天涯的路上,他离开了北冥家,离开了雪儿。他虽然用剑挡开了毒针公子的两支针,但还有一支打在他的胸前,毒,随血液流遍了全身,唐门弟子,从不用毒,但那个丧失了心智的人不一样。他还记得他临死前的话:“你已经活不过三天了,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哈哈哈哈!”三天,三天可以做什么?独孤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可以留在北冥家。

  风吹起了漫天烟雾,独孤消失在风中,烟中,雾中。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可惜,已行岁来晚。

  想每天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逍遥客栈官方网站:http://wuxia.qq.com/kz

  更多精彩活动资讯,请关注微博天刀OL逍遥客栈:http://weibo.com/xiaoyaokezhan

  本文由“逍遥客栈”兮一青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客栈招新考核群469415143(新)

  群号:276136598(未满),2群:118454640(未满),3群:484698625(未满)。4群:517937912(未满)。同人制作交流5群:611962448(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