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综合资讯 > 文章正文

酒入愁肠 英雄何提当年勇

  没有谁能够纵横天下所向无敌,也没有谁能够稳居神坛久居不下,总有克星与之对应,你说你很强,但你总有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我游览八荒,细细听其故事,现将其所说所述之事,说与各位听之。

  【鬼魅身法世间奇,奈何暗器夺人命】

  当年,他是一个五毒,一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刺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可怕到一招影刺即可贯穿对手,更不必说其穿风神技,忽左忽右,配合自身快准狠的刀法,享有江湖第一爆发的美誉。

  可那一日,不可一世的他,遇到了一生之敌,他告诉我,当初他在巴蜀游览之地,与唐门弟子切磋武艺,纵然有一身杀人刀法,却分毫不能近身,饶是其开启了门派绝学,隐身想要一击致命,奈何却被对手傀儡扔出的无数暗器打出,最终落败。

  从此以后,这位五毒刺客大醉一场,撕掉了所有强力心法,带上了师门暗地里禁止的杀菩提根骨等江湖大众心法,走上了不归路,整日沉溺于酒色之中。

  多年以后再见,他身形越发肥硕,竟没有一丝刺客的气场。

  【何人再提当年勇?一柄长枪走江湖】

  曾经,他是一位军人,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举手投足间,霸气侧漏,手持长枪,只身独闯神武门,先挑断肠,后敲天王,纵然身负重伤,一声怒吼,背水一战,猛虎烈风十字枪,杀的神武门片甲不留。而后,领军直杀苍梧城,斩杜云松,败萧四无,风光无人能及。因为只有他,能够和这些江湖邪恶硬碰硬,也只有他,敢于正面应战八荒弟子,任其疯狂出招,军爷黯然不动,待到对手精疲力竭,一套招式行云流水,双天龙随即而出,笑傲江湖,何等威风。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秦川剑客,所有霸气的招式,尽数败在一招无痕剑意之下,他用着以往的风格,硬抗到对手精疲力竭,却发现秦川剑客身形灵动,似乎不知疲惫,一招破穴指决封住经脉轻功,苍龙出水扬长而去,待到这位军爷追到,对手已经调息好无痕剑意,然后强换军爷招式,而后扬长而去。饶是军爷耐抗耐打,却受不住这可怕的梦魇般的轮回,最终秦川剑客只是微微小伤,军爷只蹭到了几个招式,盔甲,衣物尽数损坏,身体力竭败下阵来。

  从此以后,这位军爷丢了一身盔甲,细磨长枪,配以无数青莲赵客,竟将门派标准心法杀菩提弃之不顾,转换当初从龙首山抢到的悲回风,一身凌厉的杀气,毕生一个追求:我要一棍子敲死那个秦川剑客!

  多年以后再见,其一枪定胜负的目标还未实现,饮酒间竟是沧桑,卸甲的军人,再也没有当年厚实的身板,江湖人尽欺之。

  明月依旧,银甲却丢,唯有长枪在手,何时再傲立江湖?

  【半人半影空定力,一生一世傀儡妻】

  以前,他是一位潇洒的公子,出生贵族世家,习得一身暗器之法,独立于江湖,风度翩翩,是无数女子仰慕之人。其轻功了得,换位而动,往往戏耍对手若戏耍乡间土狗般轻松,飞镖暗器,决胜千里之外,寻常人等不可近身。此人嫉恶如仇,屠尽世间江湖大盗,往往立于房顶之上,飞镖暗器尽出,江湖大盗尽数败在此种房檐招式,各种导师试炼,也尽数败在此招之下;就连八荒战场,也能将无数其余门派弟子卡死在房屋之下。

  直到有一天,他参加了比武大会,自认为决胜千里之外能够将对手风筝到败北,却发现,对手稍微一碰到,自身定力迅速消散,瞬间内力紊乱,往往对手就乘着这个空档,对其疯狂进攻。没有办法,这位公子只能自替身,让自己的傀儡代替承受伤害,几场下来,被淘汰,众人嘲笑,怎么,贵族公子也就这般水平?他抱起自己那被打的伤痕累累的傀儡,默默的退了场。

  巴蜀弟子不饮酒,不用毒,但那一夜,他抱着自己的傀儡,嚎啕大哭,豪饮几坛断肠酒,一醉之后,不见踪影,消失于江湖。

  多年后偶然再见,他已归隐乡野间,他身旁跟着一绝色女子,却一言不发,细问才知竟是当年的傀儡,已经多年未曾出战。原来,那一夜后,他再也不以傀儡为武器,娶了傀儡为妻,发誓此生必定同伴其到死,他说:“每一个唐门都会用傀儡,都不用毒,我不行,这是我的妻子,应该是我站在她前面,而不是她站在我前面,她早年替我挡了太多,这是我欠她的”他看了看傀儡,满是爱意——“唐门弟子从不用毒,但不用毒,我保护不了她,所以,我叛逃师门,用上了流毒。”现在的他手握流毒,件件暗器致命,武功依旧,却宁愿死,也不用自替身。

  恍惚间,似乎傀儡有意,点点晶莹,在双目中闪烁。

  【驱影之法画天地,玄武之壳不动山】

  曾几何时,他从襄州山上下来,背负道法双剑,内握驱影之法,配以风华玉碎,气劲等内力心法,驱影一出何人能逃?一招归玄斩尽无数喽啰,和其光,同其尘,自身仙风道骨巍巍而立,驱影杀出,斩杀与千里之外;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无穷无尽之势起于道生一剑;更有道家绝学离渊,所控之处,封死经脉气数,任凭三头六臂,除以傀儡替之,别无它法可逃脱,那是何其风光,江湖邪恶,无不闻风丧胆。

  直到有一天,道长远赴秦川,探查当年剑谱一事,竟然被几位太白弟子拦住,道长哪里容许此等待遇,随即剑出鞘,却被太白尽数躲掉,一招冲盈道生,口中念到:“贼子哪里走!”却被一招燕回朝阳悉数规避,而后驱影归玄等招式,在太白灵动的身法下全然失效,最终道长释放武功绝学,离渊,不料在离渊散后被一招鹰扬决+飞燕死死缠住,而后又是行云流水的门派武学,活生生被两套打到内力尽散。

  而后,道长回了襄州,闭关,这一闭,就是数十年。

  如今再见,刀锋尽损,不负当年以天为墨地为书的豪迈,双剑已收,再没有当年的威力,但其修行出玄武之法,配合动俞守中,加以啸天镇岳,是谓不动如山。

  舍弃阴阳双剑的破天之力,换取玄武之壳的守地之术,道家,本应脱离尘世,却也做了尘世般的妥协。

  好了,今日故事就到此,若有兴趣将你所知晓的豪杰故事分享于大家,可联系‘蒸包的小潇潇’,江湖之大,君等故事有几何?

  想每天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逍遥客栈官方网站:http://wuxia.qq.com/kz

  更多精彩活动资讯,请关注微博天刀OL逍遥客栈:http://weibo.com/xiaoyaokezhan

  本文由“逍遥客栈”潇潇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逍遥客栈玩家投稿群469415143(新)

  群号:276136598(未满),2群:118454640(未满),3群:484698625(未满)。4群:517937912(未满)。同人制作交流5群:611962448(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