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您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新闻中心>新闻正文

天刀短篇小说《隔海有移花上篇》

2017-03-15 10:43:09

 

 

  顾紫荆站在树下看三三两两的师妹打坐。

  “顾师姐?”脆生生的声音带着恭敬从身后传来,唤了声出神的顾紫荆。

  顾紫荆一惊,微侧头便看见掌门身边的小侍女在三米远的地儿站定。小侍女见其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再次开口:“顾师姐……”

  一喊完她就后悔了。顾师姐神色不豫也多半是为了那移花之事,多问岂不是扰人愁思?

  顾紫荆望着她静待下文,小侍女红脸转了个话头,老老实实复述了一遍掌门的交代:“掌门唤顾师姐去西厢会客,是东海移花宫。”

  顾紫荆有些讶异,竟然这么快……随即那张俏丽的脸上神色冷了下来。她默然拂掉落在肩头的花瓣,朝小侍女颔首示意自己已知晓,抬步往西厢行去。

  移花宫……么?

  进了西厢轻阖上厢门,顾紫荆在掌门身后站好,表面上安静埋首不语,实则暗自打量揣测厢内情况。

  移花宫坐在首位管事的女子看上去着实年轻,莹白的脸似乎更要小巧几分,黛眉红唇,着一身白衫。似乎是感受到顾紫荆探究的目光,那女子蓦地偏头直对望进顾紫荆的眼。

  顾紫荆恍了下神。那双眼真好看,有点像……像海上薄雾笼罩中的皎皎月光。虽是惊叹那双眼的美,表面上顾紫荆还是佯装自然的移开目光,盯着面前的蓝瓷茶杯,错过了那双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沉闷的气氛是那女子打破的。在顾紫荆把茶杯上花瓣数到第四瓣的时候,那女子站起身,朝掌门行了个礼:“移花宫慕名来访,叨扰了前辈,还望见谅。小生林安然,宫主多事傍身未能亲来实为致歉。”

  “天香谷路远地僻,是你有心了。”掌门端着礼貌的笑意,闲理了耳鬓的碎发,衬得那张脸越发倾城。顾紫荆眼皮都未抬一下,就知道掌门是不悦了。且不说那远来的移花宫是否要动摇八荒如今的局势,就是那所谓的宫主不亲自前来,已经惹得掌门心生不满了。

  让顾紫荆有些好奇的是,那林安然倒是个奇人儿,也不知是从哪看出了掌门不悦,恭恭敬敬再次行了个礼:“是小生唐突了,师尊一再叮嘱要恭敬行事,还望掌门勿要折难小生。备的一点薄礼还望掌门笑纳。”

  原来是移花宫亲传弟子,身份也不算太低。顾紫荆抬眼细瞧掌门脸色,见其松动了几分,也不知心头那呼出一口气的放松是为了什么。

  掌门抬手示意林安然落座,也不提移花前来拜访的目的,寒暄几句便托事告辞,把剩下的事交给了顾紫荆。顾紫荆将其送出厢房,扫了眼掌门留下的另一名亲传弟子宋西山,就明白了几分态度。

  “顾紫荆。”顾紫荆开门见山,先礼节性道了自己的名字。

  “林玉兰。”对面林安然一本正经指指自己,声音清透。

  但是……

  ……

  丫的刚刚才说自己叫林安然。顾紫荆想给对面翻个白眼,玉兰你妹啊玉兰,名字是花名怪她咯。

  林安然轻咳一声以掩笑意,丝毫不理会身旁师兄的眼神示意,轻声纠正了自己的名字,正色展开话题。

  “移花宫东海而来,不知天香谷的看法?”

  顾紫荆未接话,也不用她接话。宋西山轻笑一声回道:“天香谷?怕是问八荒的看法吧?天香谷不过是仅招收女弟子,略懂回春之法,哪敢胡言些看法。”

  “在下只知天香执剑行走江湖,执伞如取春风,如今倒还见识到了谦虚。”

  顾紫荆面无表情接道:“天香虽是以伞以剑但听闻贵派不仅战力不低,医术也有所涉及?也是,毕竟自东海远来,就算是航海经商又怎是我等能比?”

  顾紫荆特意将“远来”二字加重语气。林安然皮笑肉不笑搪塞几句换个话头,丝毫不言及门派相关。顾紫荆也不紧逼,两人打了半晌太极,把对方心思也摸了个两三分。

  林安然眼看时间差不多,起身告辞。顾紫荆与宋西山把这群人送至谷口。

  “紫荆……后会有期。”林安然仗着身高优势,两人之间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恰好使得她能够垂首在顾紫荆耳边吐出这句话。那语气听不出情绪。

  顾紫荆不大喜欢别人居高临下,但她匆忙后退两步似乎不全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按捺住情绪,只抬头淡然看了一眼,冷声回答:“后会有期。”说完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知哪里不对。待林安然等人身影消失后,她才反应过来个中缘由。

  后会有期个屁啊,巴不得你别来!丫的!

  不论宋西山如何碎碎念不乐意,不论顾紫荆内心有多大的敌意与警惕,不论每个八荒弟子如何思量。

  移花宫,还是越海而来。

  顾紫荆觉得移花宫就是来抢情缘!这一点和常在天香谷蹦跶追求宋西山的太白小哥哥程隶的观点简直神重合!就因为这点,程隶对顾紫荆简直相见恨晚。

  这天程隶又带着秦川红豆软糕来找宋西山,宋西山又蹦着来唤顾紫荆去尝尝。顾紫荆倒是挺喜欢这个敢想敢言、大胆的姑娘,又因掌门惜爱,两人平日里也有所交际,交情不浅。

  程隶看到顾紫荆前来,含着半块软糕就有些激动:“顾师姐!这移花抢情缘抢得太厉害了!你说原来下个本都要全世界求个天香小姐姐,八荒男弟子更是找小姐姐做情缘,女弟子这不也找个绑定奶。你说移花来就来了,让姑娘们暗自春心荡漾就算了,还大搞什么宴席,说什么促进感情。我心慕西山也就算了,可怜我那师兄,瞧上的神刀小姐姐,竟对移花奶爸感兴趣了……”

  宋西山一般不喜欢听人提移花,如果程隶像这样给她念叨久了,她还会踹他一脚。看在他刚才表示不愤的份上……宋西山顺手就给他塞了块软糕,朝他翻了个白眼:“吃也堵不住你嘴。”

  程隶新消息也大致给“知交”吐槽完了,闭嘴鼓着腮帮子细细嚼着嘴里的软糕。废话,这可是西山美人难得亲手“喂”的一块。

  顾紫荆笑出声,捕捉到他话里的词,有些好奇:“移花宫举办宴席?”转念一想又有些释然,宴席确实是不太耗费精力又与八荒交际的法子。

  不知怎么,她又想起那人看上去清冷却一肚子坏水的模样。

  这次问题的答案顾紫荆等了好一会,因为程隶舍不得咽下去,只能眨眼点头。宋西山看他没出息的蠢样,好笑又嫌弃的踹他一脚,才把糕点踹下去。

 

  程隶怪委屈的,戏份特别多的假装幽怨,盯着面前的糕点:“不让我吃,还要踹我。”顾紫荆觉得他只差把表情挤成颜表“QAQ”就完美了。宋西山眉头一挑,作势就要站起身:“得,你慢慢吃,我也不敢踹你了。”程隶忙正脸去扯她衣襟:“别啊,小姑奶奶……”十足的妻奴样。

  顾紫荆有点看不下去了,这波狗粮吃得她心塞至极。

  倒是西山清了清嗓子接过话题:“既然消息都放出来了,估计这邀请函也快到了。”

  顾紫荆点点头,不再多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隔日竟就应了西山那丫头的话,掌门简单吩咐了注意事项,就让十几名弟子前去,宋西山带队。这类交际是年轻一辈人的事,她自然不想掺和。

  得知宋西山带队,程隶也找师兄软磨硬泡挤进了太白的代表队伍。倒是顾紫荆居然没前去,出乎了大部分人的意料。

  掌门呷了口花茶,抬眸将面前的顾紫荆从头到脚打量了两遍,丫头这几年倒是出落得越发标致了。她轻笑开口:“怎的?怨我没让你去?”

  顾紫荆眼神清明,不紧不慢接口:“不曾,不敢怨。”

  掌门柔笑出声:“西山不若你不喜交际,我是放心的。”

  顾紫荆垂头。

  掌门挥手把门关上,神色平淡:“我不是说你这样不好,各有所长。姑娘啊,还是有个人照顾才好,哪里盼求容颜不老。”

  未待顾紫荆反应过来,掌门正了脸色递给她一长条木盒:“此番,我也未打算让你代表天香去。你人细致,代表天香颇为受限,我又不放心西山管住那群疯丫头,你作为江湖人士去,用之前历练的乐伶身份便可。”

  顾紫荆默然接过长盒。

  抚摸上略微陌生的古琴,素手轻勾,曲谱依稀在脑海中汇聚成形。

  她第一次有点踌躇远行。

 

 

 

本文由“逍遥客栈”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客栈同人视频交流群611962448(新)

群号:276136598(已满),2群:118454640(已满),3群:484698625(已满)。4群:517937912(已满)。

分享到:

热门通道

新手指南

查看更多+

本网络游戏适合年满14周岁以上的用户使用;请您确定已如实进行实名注册;为了您的健康,请合理控制游戏时间。健康游戏公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