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您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新闻中心>新闻正文

戏说江湖 爱笑的少侠运气不会太差

2017-03-16 10:14:54

 

  《吃货和名字·唐青枫篇》

  一

  江湖人士都知道,唐青枫虽在武林中有诸多名势负累,却可谓是潇洒第一人,素来佻达不说,确乎还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样子,这点从他的两位随身侍女的名字不难看出——一个叫茴香,一个叫花椒,瞧瞧,哪里是个正经名字!

  但江湖人士不知道的是,花椒一开始不叫花椒,茴香也不叫茴香,她们有两个更简陋的名字——小红、小绿。

  至于这两个名字从颜色到香料蜕变的故事,就要从头说起了……

  那年的翩翩公子还正值总角之年,但十二岁的唐青枫对头上顶着的两团发髻已是幽怨丛生,总想像其他年岁稍长的门中弟子般将满头烦恼丝束成干净利落的一股,为此没少被王郅君训斥,唐老太太甚至还亲自去往开封相国寺求了长命绳为其祈福禳灾,是以,唐青枫的小脖子、藕节似的手腕和脚腕统统雨露均沾,红绳一牵,趁着肤脂玉色,煞是好看,最后便连角髻都没有被冷落,甚至为了显眼,刻意多盘了几圈。

  这下,连平日里用内功将发髻堪堪压平的法子,都收效甚微了……

  唐青枫心下无趣,不满周遭亲故均将自己视作小孩子,眼见门中一年一度的比试再度开启,便想借机发泄情绪,孰知这一打,便是六十四下筛锣,而且场场皆平,直教场下围观弟子看得瞠目结舌,彼时王郅君也坐镇武场,全程面如沉水地看着场上小扇子挥舞得风生水起,最后以“劣孙刁顽,当悉心管教,禁足一月,以小惩大诫”收场。

  是日,正在花园百无聊赖地用碎石子打穿柳叶片的唐青枫得门中弟子通传,言说唐老太太遣他去往正殿走一遭,问及何事,该弟子摇头不知。

  唐青枫唯恐又是什么责罚临头,表面亦步亦趋,内里翻江倒海,将近段时日耐不住寂寞闯的祸一一理开——是库房里打碎的战国半瓷錞于被发现了?还是那副挂在父亲书房燕文贵的山水图被添了一树朱砂红枫被看出来了?……

  心念电转间已绕过了唐门的画栋雕梁,来到正殿中,唐青枫在请安之际暗暗观察一番,正中殿台上依然是祖母在前、父母在后的阵仗,旁边有几个表亲,观众人神情似乎并不不妥。

  “你来了。”曾被誉为天香五秀的王郅君终是没能如师尊梁知音般逃脱尘俗挂碍,而她也在世事伦常中衰老,此刻她的声音犹如饱经沧桑的崖柏兀然崩裂,而这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也让屏息静待的唐青枫心头一跳。

  “是,孙儿接到通传就即刻赶来,不知奶奶有何吩咐。”唐青枫敛了纷乱心神,言辞间不透露半分情绪,这,是王郅君从小就教导于他的说法方式。

  “你如今年岁渐长,却脾性顽劣,合该有人随身照料,亦兼行看管,这若多年,我与你父母俱疏忽了。”仔细端详了番台下风华正茂的孙儿,王郅君缓缓说道,许是到底隔辈亲,虽然话有训责,语气却不复平时里的冷硬。

  此刻的王郅君并未落座,依然直直地站着,不见伛偻,手中龙头拐杖打磨地光可鉴人,映着她发髻间杂的秋霜,眉眼间的褶皱被午间丰沛的阳光润开,唐青枫一时也无从分辨这番话的用意。

  而接着他便解意了,只见一名唐门弟子领着两名与他差不多年岁的小女孩自殿外进来。

  “这二人是附近农家托付,性情纯良,便指于你做随身侍女,照顾你饮食起居。也是我的耳目,你若再敢淘气,定是藏掖不住了。”唐门世家根枝庞大,眼看儿子温吞优柔,唯恐他一时难堪大任,是以门中事无巨细唐老太都会过问,如今却是再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教孙子了,不得已便想了这样一个法子。

  “她二人既奉你为主,你便与她们立一个新名字吧。”

  唐青枫看向她二人,只见一人着赫襟素色短衣、桃红点花线裙,一人着浅石青麻织褙子、豆绿素布绉裙,比之门中清一色走线精致的素底间紫,难得有些属于市井的俗丽烟火气,心下也是十分欢喜,便不假思索道:

  “那便叫小红小绿吧!”

  二

  唐门高楼大户,规矩虽多,但对下人向来宽厚,而唐青枫更是淡薄尊卑之见,是以,小红小绿在唐门的日子还算惬意,唯一有些不如意的便是自己的名字。虽不奢望能沿用本家名字,但姑娘家总有些爱美的心思,这样朴素的名字即便在村野也不多见了。

  毕竟初来乍到,又受到唐老太的厚待,小红小绿自是尽心竭力照顾唐青枫,两人都觉不好就名字这种小事向唐青枫开口,但改名的心思却如梁间燕,飞来掠去不得闲。这样矛盾的情况持续到她们发现唐公子的一个小爱好……

  唐门中之饮食,均有大厨房负责,菜肴烹饪后分发往各房,唐青枫一直都是和父母、祖母在一起用饭,那些在小红小绿看来实属珍馐的饭食,唐公子却吃得并不十分开心,甚至有时不惜破坏“食不言”的规矩,话里话外将菜色向辣椒上引,直到被王郅君训斥才作罢。

  原来巴蜀多山川雨露,环境阴寒潮湿,居于此的百姓多嗜辛辣,以祛寒除湿。但唐门子弟各个习武,内功循转间虽非无惧寒暑,却到底不再为湿气所累,而唐门老太王郅君师承天香谷,更是深谙惜福养生之道,遂门中饮食多以清淡为主。但对无辣不欢的唐青枫来说,这并非是口福,是以他常常跑去附近人家,半行接济半行封口地以碎银换得些许辣食,以慰愁肠。

  川蜀地势险峻,生息于此的山林人家多以狩猎为生,少有自耕也仅堪家用,是以大多数农户生活清贫,于饮食方面自然没有太多计较。但天地自有敬酬辛劳之道,于重峦叠嶂间播撒了数不尽的山珍,不需费太多功夫,猎来的山鸡只需褪去羽毛、净理内脏,配伍随处可采的鲜香菌子,红椒小料是奇效药引,柴灶小火下渐成气候,不多时,便是一道安抚五脏的的好菜。

  但禁足一个月的唐青枫,却吃不上这道治愈馋涎的解药,只得时常看向阁窗上那串自农户处讨来的干辣椒串望梅止渴,那随风摇曳的分明是一颗颗向往自由的少年心。

  小红小绿长于村野,在怙恃引领下自小便与柴米油盐为伍,时不时也要负担些针线缝补的活计,论起应对农家烹食的经验,不比唐门弟子对暗器的掌握差。自看出唐公子对辣食情有独钟后,二人便决定做一道能拯救自己名字的好菜,也幸得天时地利,唐青枫一早便在王郅君的敦促下去往门中学堂做功课,而其所居独院中也有小厨,只是久未开灶。首先自大厨房讨来嫩豆腐,小红也仔细甄别了一番——气味于特有清香中带有一丝豆腥味,手指轻轻按压,触感紧致滑润,好生新鲜!又看到砧板上有块犹带血的牛肉,也顺便割下一块来,再捻了几许香料碎粒用油纸包好,便匆匆折返唐青枫的小厨中烹饪惊喜。

  三

  那天傍晚发生的事,唐青枫记了很久,以至于后来他成为一盟之主时,每每去铸神谷做客,还都会点上一道麻辣豆腐。

  其时天边余晖将烬,郁郁寡欢的唐公子散学后和他耷拉在腰间的扇子一起回到居所,首先闻到的是似曾相似的香味,推开门去便看到更美妙的景象——满倾的红艳衬在灰白色青花瓷盘中,与紫檀八仙桌交相辉映,犹如八岁那年遇到的那方开得火辣的海棠林,透着几分略带危险的诱惑味道。

  随后便拿过小绿递来的筷子,不管不顾,一探究竟。

  那瞬间麻了舌尖,暌违已久的劲足味道差点让唐青枫落下泪来,便索性盘起衣袖大快朵颐,一时间汗水与象箸起飞,脸颊共汤汁一色,小红小绿便随侍在旁,笑嘻嘻地看着唐公子风卷残云的吃相。

  “奴婢却是有个不情之请……”小红稍是年长,瞥见小绿羞赧地好似个封口葫芦,肚子里千回百转,就是不肯吐露,只得暗叹一口气,少不得自己先开口了。

  “不妨不妨,倒是说与我听听!”唐青枫此时酒饱饭足,心情大好,正打算趟去竹摇椅上打嗝顺气,听到小红这样说,便将扇子摇开,笑盈盈地看向她道。

  “有幸在唐门容身,我等自是感激,蒙公子赠名,不敢不喜,只是……只是若有可能,能否请公子……请公子再赠一个正式些的名字……”到底有些僭越之嫌,小红端的万分小心,恨不得每个字都先在心里挑拣一番,再砍成一半一半的推出口去。

  “哦?”这却是唐青枫自己从未想过的,只觉得名字好记好叫便好,就连她姐姐对家饲熊猫视若珍宝,都只是以唐三呼来唤去,对自己更是从来欠奉全名,多以“唐二”指示。乍听小红的吞吐之言,竟也不好意思起来,将扇子打手一合轻轻敲向后脑勺,开始搜肠刮肚地想名字。

  唐青枫出身世家,诗书经卷自然饱览许多,但他向来对舞文弄墨敬而远之,那些足可信手拈来的玉啊芳啊的字眼又觉得俗不可耐,一时间竟也不得其法,便在屋中慢慢踱起步来。

  小红小绿半怀忐忑半怀期许地站在一旁,两对晶亮的眸子随着公子的身影左右闪烁。

  忽然,唐青枫眼梢游离间扫到了桌上残剩的红汤,顿觉灵光乍现,被蹿腾辣意和颠来倒去的各式名字搅动地如同沸腾热粥的神思瞬间顺畅通明起来。于是不无欣喜道:

  “倒有两个心爱之物的好名字,刚巧派上用场!”

  蓦地听到这句话,红绿二人的心不由地与背后暗绞的手帕齐齐绷成一条线,如同不远处香案上桐琴的弦,轸子紧了又紧,根根蓄势待发,只等知音客手到擒来,就奏上一段春暖花开。

  “不知...不知公子所说,是何爱物?”

  “可是好东西呢!”唐青枫深觉这番灵感犹如文曲借才,志得意满,自是眉飞色舞,接着说道:

  “辛辣回麻花椒,唇齿留芳茴香!甚好,甚好!”

  茴香:“...”

  花椒:“...”

 

本文由“逍遥客栈”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客栈同人视频交流群611962448(新)

群号:276136598(已满),2群:118454640(已满),3群:484698625(已满)。4群:517937912(已满)。

分享到:

热门通道

新手指南

查看更多+

本网络游戏适合年满14周岁以上的用户使用;请您确定已如实进行实名注册;为了您的健康,请合理控制游戏时间。健康游戏公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